1. <bdo id="jgdcg"></bdo>
    2. <tbody id="jgdcg"><div id="jgdcg"></div></tbody>

        <tbody id="jgdcg"></tbody>

        1. <menuitem id="jgdcg"></menuitem>

            <menuitem id="jgdcg"><dfn id="jgdcg"></dfn></menuitem>
            1. 汪海三十年
              返回 上篇 下篇 目錄

              第十一章 給汽車“做鞋”

               

               

              中篇  汪海決策企業家必須有膽識,做事必須超前,必須敢冒風險。企業家不可能和你的員工一樣,也不可能在領導班子成員都同意時做決策。等到大家都同意的時候,商機過了,為時已晚,市場如戰場就是這個道理。

                                                                                             ——汪海

              鞋王的輪胎大業

              20049月上旬,國家質檢總局在北京人民大會堂隆重舉行中國名牌暨質量管理先進表彰大會,正式授予雙星全鋼子午線輪胎中國名牌產品證書及獎牌,這足以證明雙星的非凡魄力——在整個輪胎行業競爭日益激烈的今天,剛剛殺入這一領域雙星,居然在如此之短的時間內脫穎而出,后來居上,一舉摘下這樣的殊榮,這是讓人難以置信的。

              媒體面對雙星多元化的成功,曾經稱謂說,汪海幾乎是一夜之間由鞋王入主輪胎行業。寫下了輪胎名牌的大手筆,只這樣一句,就勾勒出汪海在商界的翻云覆雨的大將風采。

              但是,了解雙星的人都知道,成功并不這樣簡單,汪海在預見輪胎行業前景之后,走上了一條長滿荊棘的道路。幾經迂回邁進,幾經斗智斗勇,才在這一行業里嶄露頭角并成為后起之秀的。

              1999年前后,各地興起一股高科技風潮。當時各行各業最時興的就是搞高科技,引進外國的新技術。汪海與外國企業打了十幾年的交道,深知他們不可能把自己用來看家的高科技轉讓出去。中國企業搞高科技,大多數是跟在老外的屁股后面跑。一些所謂先進的生產線,其實是國外20世紀80年代、甚至是70年代的技術,是他們認為已經失去市場前景,才轉讓出去的技術。在汪海眼里,中國企業的強項還在于加工業、傳統制造業。

              當時,雙星股票上市,募集到大筆資金,汪海要為雙星尋求新的經濟增長點,他決定避開當時最熱門的高科技產業,尋找高科技背后潛在的商機。

              什么是商機?發現一個市場的潛力就找到了商機。汪海從中國汽車業迅速發展的態勢中,看到了輪胎業廣闊的展現空間,這個巨大的商機撞擊著他二次創業的心懷。況且,當時國內輪胎產業檔次低,名牌產品少。雙星若能躍身輪胎業,在技術上領先一步,憑著雙星這塊牌子和雄厚實力,完全可以后來居上。汪海不只一次這樣想。

              機會是最易轉瞬即逝的東西,為了知己知彼,汪海專門走訪了中國石油化學工業協會。主管部門的張處長見他專門來探討輪胎的生產經營前景,心里已經明白了大半。他與汪海是老相識,非常了解他的性格與經營特點。張處長雙眸閃亮,十分高興的對汪海說:中國輪胎行業與世界輪胎業相比,起步較晚,與近年來中國汽車工業的崛起更不相匹配,尤其是轎車工業及高速公路建設的加快,將帶動輪胎的大量需求。你汪海不會從給人做鞋想到了給汽車做鞋了吧?

              汪海會心地哈哈一笑:老張,你說對了,我就是要給汽車做鞋!

              說起汪海的輪胎情結,要追溯到他青春年少的時候。他走出校門時首先到輪胎廠實習,幾乎是一見衷情地喜歡上了輪胎行業,可以說輪胎成了他的初戀。后來誤入道,才將初戀之夢擱淺了。幾十年后重續前緣,汪海仿佛又回到了朝氣蓬勃的青春時代,心中充滿一股洶涌的激情。

              縣太爺搶圖章

              就在汪海滿腔激情地從北京回到青島時,恰巧輪胎制造企業華青公司找上門來,尋求與雙星合作,汪海聽到這個消息后,心花怒放: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原來,華青公司經過多方咨詢,尋找了數家企業后,最終,他們通過青島市體改辦牽線搭橋,決定與雙星合作,希望通過吸收合并解決華青股票上市流通問題。

              地處青島膠南市(縣級市)的華青公司是近幾年涉足輪胎的企業,由于當時國外輪胎公司還未集中在國內市場,華青生產的低檔次斜交胎就有了點小名氣。華青公司股權證自1997年3月17日獲準在青島證券交易中心掛牌交易。1998年10月,根據國務院辦公廳的(1998)10號文件和中國證監會“關于清理整頓場外非法股票交易”的規定,華青股份作為“場外交易”的上柜公司,股票停牌。

              股票停止上柜交易對正在發展初期的華青公司來說無疑是當頭一棒、致命的一擊。但是,中國證監會的文件給上柜交易的企業留了一條生路:允許行業相同或相近的上市公司合并資產質量好、有發展前途的掛牌公司,這意味著華青當時的前景有兩個:要么癱瘓,要么與一家實力強大的上市企業合作,解決股票流通問題。在這生存與死亡的關鍵時刻,華青的領導經過調查研究主動找到了雙星。 

              華青與雙星同屬于橡膠行業,雙星對于華青來說是符合證監會文件要求的企業。雙星不僅是上市公司,而且是名牌企業,最重要的一點是資金雄厚,按老百姓的話說,是門戶相當又財大氣粗的“婆家”。

              1998年12月17日,雙星集團和膠南市政府共同向青島市政府打報告,請求雙星與華青合并。1999年3月24日,青島市正式行文批復:同意吸收合并。

              汪海將這枚跨越式發展的棋子投在華青,不但實現了他給汽車做鞋的愿望,而且“在發展中壯大雙星”的新戰略浮出水面,汪海開始規劃輪胎經營這個宏偉的項目。

              從1999年到2001年的3年時間,汪海利用雙星上市融得的資金,分四次投入1.45億元,這對一家縣辦企業來說,是想都不敢想的好事,讓多少想借雞生蛋的小企業眼紅心熱啊。

              自從雙星注入資金后,華青的銷售額逐年翻番。在雙星未投資的1998年,華青的銷售額僅為3億元,1999年雙星投資后,當年實現銷售額7億元,2000年達14億元。幾乎是伴隨著資金的逐步投入,企業效益的飛輪也快速轉動起來。華青這種喜人的好形勢,更讓汪海為創出輪胎名牌鼓足了信心。

              然而,汪海好夢難圓。

              華青借雙星的財力發展起來以后,當地政府出來伸手“摘桃子”了。在資產評估和財務審計時,膠南市單方提出在新設公司中無償持有華青493.2萬股的股權。消息傳到雙星,汪海聽后非常氣憤,這不是打劫嗎!。這493.2萬股權本來就是屬于華青工會的,膠南市從來沒為這些股份出過一分錢,無償將這些股份劃歸政府是不合法的。政府是服務企業的,怎么能瓜分企業的錢財呢?汪海派人到膠南市政府協商此事,但膠南市政府不甘失去這塊“肥肉”雙方進入了僵持狀態。經過半年的爭執,膠南市政府在各方輿論的壓力下,最后不得不放棄了493.2萬股的持股要求。但是,由于這次的股權爭議惹惱了膠南市政府,現官不如現管,個別領導氣急敗壞,百般阻攔華青公司的注銷工作。 

              按照1999年簽訂的《吸并協議書》,雙星向華青股份全體股東按1:1的比例換取其所持有的全部華青股份,之后華青股份依法注銷,將資產和負債全額劃到雙星名下。

              2001年6月6日,中國證監會正式發文,同意雙方按1:1換股吸收方案。要求在2001年8月31日前完成所有轉換工作,并在9月15日內將總結報告及有關文件報證監會備案。

              證監會的文件下達后,注銷華青,重新設立新公司的工作已迫在眉睫,若不能按證監會的要求完成全部工作,那將影響到雙星的聲譽和在股民心中的形象。

              膠南市政府視《吸并協議書》和國家的法規為兒戲,要求先按他們同意的持股比例注冊新公司,然后再注銷華青公司。這純粹是違約、違規的做法,汪海堅決不同意。他代表雙星向青島市政府遞交了緊急報告,說明了情況的嚴重性。

              青島市體改辦接到這份報告后,召開雙星和膠南市參加的協調會,并且通知華青股份公司的領導帶公章來辦理公司注銷手續。

              膠南市委有關領導收到這份通知后,不但不同意注銷華青,還命令膠南市體改辦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到華青公司拿走了華青的公章,以阻止華青的注銷;膠南市的國稅、地稅機關,也以市政府有交代為由,拒絕提供注銷華青公司的相關證明。

              雙星將膠南市的這些做法匯報給青島市委和市政府,青島市的兩位主管副市長親自協調此事,但是毫無進展。這一拖,又是幾個月的時間過去了,形勢更加嚴峻。有媒體在關注報道此事時稱:原本這是企業與企業之間的一次并不復雜的資產重組行為,竟然演化成白熱化的政府官員與企業間的拉鋸戰。

              雖然這次的對手不同以往,但汪海始終堅信一點,中國還是在共產黨的領導之下,無論哪一級領導,都要遵守黨規國法。我汪海所做之事不是為了一已之私,而是為了企業的利益和國家的財產不受損失,行得直,走得正,不怕你胡攪蠻纏不講理。

              12月28日一大早,汪海來到青島市委書記張惠來的辦公室,他向張書記陳述了按法定程序注銷華青公司的重要性:“如果這件事不能在12月31日前解決,如期在深圳交易所發出公告,‘家丑外揚’,不僅會讓雙星在股市上的聲譽大跌,企業損失慘重,也給以后的經營帶來重大的風險,青島這座開放城市的形象在公眾的心目中也會大打折扣。一個城市的文明來之不易,一個城市的發展,更是經過幾代人的努力才有了今天的成就,我們不該因某些官員的本位思想影響大局。”

              張書記聽了汪海的匯報后,認為事態嚴重,立即派有關人員調查情況,反饋回來的情況與汪海所說屬實,市委馬上派兩委干部到膠南市取章。12月30日,華青股份公司正式注銷,隨后成立了雙星輪胎總公司。這場歷時4年的紛爭終于落下帷幕。汪海最后贏了,但是,在笑容的背后掩藏著多少鮮為人知的苦澀。

              挽救崩盤

              雙星合并華青歷經4年苦戰,方初戰告捷,當人們見到曙光時,烏云又遮住了太陽,幾個月后,華青卻發生了讓汪海做夢都沒想到的一次“大地震”。

              20026月,華青原副總經理和總經理先后突然出走,頓時企業內謠言四起,人心浮動,部分車間停產,當月的銷售回款降低了一半,企業到了崩潰的邊緣。

              汪海在吸收合并華青之初,考慮到企業的發展,華青的領導班子原封沒動,不僅如此,除了讓華青原總經理擔任雙星輪胎總公司總經理一職外,還任命他為雙星集團副總經理。汪海說:“我搞了十幾年的低成本擴張,從來不替換被兼并企業的負責人”。那位總經理的待遇非常優厚,只要完成一定的利潤指標,每年就可以得到上百萬元的年薪,收入遠遠高過了汪海。但這位總經理卻不辭而別了總經理出走,雙星輪胎總公司群龍無首,職工的情緒因受到震動而四分五裂。不光是銷售公司幾乎癱瘓,生產一線的工人們也在一些人的煽動下停工鬧事,揚言要集體辭職。面對風云突變的局勢,汪海迅速組建了新的領導班子。從集團緊急派往雙星輪胎一個大討論指導小組,組織領導班子和中層干部針對 吸收合并是對還是錯?靠上名牌是吃虧了還是沾光了?總經理出走是對還是錯?等問題進行大討論,隨后將大討論一直擴展到車間的班組長、工段長、車間主任。

              當時情形非常緊張,但汪海指揮若定,帶領大家每天工作照常進行,下午430600進行職工大討論,連續3個月,風雨無阻。經過這樣的思想梳理,汪海終于穩住了人心。大討論之后,絕大部分管理人員和工人都認同了雙星吸收合并的正確性。大家基本上統一了認識,要與雙星人一個心眼、一個目標、一家人。汪海緊接著制定了“劃句號,從零開始,重樹雙星輪胎新形象”的新要求。全體職工大會上,汪海激動地說:“我可以負責任地告訴每一名職工,雙星是國企,是共產黨的企業,職工只要心往一處想,勁往一處使,雙星輪胎一定會有一個美好的明天。

              原華青輪胎是縣級企業,經營管理還處于小農經濟式的吆喝著干、瞧著干的原始階段。企業連一整套的規章制度都沒有,偌大的一個5000人的工廠,竟然沒有人能算得出生產成本,管理人員還強詞奪理地說:“反正肉都爛在了鍋里,知不知道成本都一樣。”職工們更談不上質量和名牌意識,粗制濫造的現象隨處可見,甚至靠弄虛作假、欺騙用戶、犧牲質量來賺取利潤。企業缺乏總體規劃,沒有長遠目標。這些問題的存在,使企業隨時都有垮臺、倒閉的危險。

              針對企業在管理上存在的弊病,汪海開始推行雙星的正規化管理。根據原華青多年形成的因人設崗,因關系用人,機構臃腫、效率低下、獎罰不明的現狀,汪海在人事制度方面進行了改革,對所有值班主任以上的管理骨干實行民主評議,公開招聘,競爭上崗;打破了干部終身制,建立了能上能下,當干部就要有壓力,干不好就要被淘汰的市場化的新機制,使真正的人才得到繼續發展的機會,樹立了正氣,建立起一支講良心,講道德,講誠信,講實事求是,懂技術,會操作,善管理的復合型管理團隊。

              職工們雖然認同了雙星的吸收合并,但在觀念上的脫胎換骨還需要一個過程,他們心中還有許多疑問需要解答,如果溝通交流不好,員工的疑問會轉變成焦慮和壓力,這會給整個企業的正常運轉帶來影響。這時,與一線職工的溝通方式和內容都至關重要。汪海一直沿用毛澤東走群眾路線的方針,他主動走進車間,和工人們一起勞動,促膝談心,交流思想,四五個小時不出來。他在聽取職工的意見后,在生活上,為公寓樓通了暖氣,在制度上,打破了工人和干部的身份界限,很快和廣大職工貼近了感情。接著在全公司范圍內推舉了職工代表,實行了民管官、民評官等管理新機制,轉變了企業的領導作風。

              汪海還通過實施領導一線工作法、合理化建議、民主生活會、談心會等措施,使企業文化得到了有效的整合。將員工凝聚成一股力量,攥成一個拳頭,僅兩個月后就出現了人心穩、人人想上進的新局面。

              復活休克獅

              進入21世紀,特別2002年中國“入世”以后,全球并購的刀光劍影正在漸行漸近,強烈地影響著我國國有企業的資本戰略和經營形態。

              2002年11月初,經國務院批準,證監會、財政部和國家經貿委聯合發布《關于向外商轉讓上市公司國有股和法人股有關問題的通知》,第一個有關外資并購的文件出臺,外資并購國企的大閘正式開啟。

              2003年11月,在“并購重組國際高峰論壇”上,國資委主任李榮融表示,中央企業是參與并購重組的重要力量,要充分發揮國有大企業特別是中央企業在并購重組中的作用,與外資抗衡。國資委直接監管的189家中央企業資產總額7.13萬億元,其中所有者權益2.59萬億元。由此可見,在國資委的支持和主導下,并購重組即將成為國資改革的轉折點。

              東風輪胎廠是期待并購重組的一只“休克獅”,它位于湖北十堰市、現名東風金獅有限責任公司。這家合資企業的前身是東風輪胎廠。由原化學工業部于1969年投資2億元,調集全國輪胎生產精英組建的骨干企業,毛澤東主席親自給該廠題寫了“東風”兩個字。經過近30多年的發展,現在的年生產能力達300萬套,全國輪胎生產企業的“四大天王”之一。

              1993年東風輪胎廠與馬來西亞金獅集團合資組建了東風金獅輪胎有限公司,金獅集團注資2.8億元。直接啟動幾個新項目并建造了兩條全新的輪胎生產線。按說,有了資金,又有外企的管理,企業的發展應該更上一層樓。但是,東風輪胎卻事與愿違。在合資之初,由于合資不只是企業行為,再加上中外文化和理念融合得不好,產量和效益一直走下坡路,到了2004年上半年被迫停產。8億元的資產閑置,4000名職工下崗回家,這使湖北省委、十堰市政府的有關領導無比焦慮,急著為東風尋找新“婆家”,挽救東風。就是在這樣企業面臨倒閉的情況下,東風金獅被推到了汪海的面前,雙星集團成為并購重組的一個“獵人”。

               很多人認為汪海重組東風是險象環生的一次重組,是“因小失大”的決策。

              早在一年以前,因雙星輪胎總公司發展快速發展,國外的一家輪胎公司瞄上了雙星。這家公司就是世界輪胎十強中的德國大陸公司,它也是十強中唯一沒有進入中國市場的公司。當他們看到中國的汽車業正在飛速發展時,急于在中國找到一家合作伙伴,經過一年多的調研,他們選擇的對象是正在崛起的雙星輪胎。他們的高層領導主動與汪海接觸,希望能與雙星輪胎總公司合作生產半鋼子午胎。德國大陸雖然資金、技術上的實力雄厚,但是他們要求在合作中占大股,那無疑是將雙星輪胎的品牌出讓出去,這是汪海這位民族企業家不能容忍的,談判進入僵持階段。

              200521日,也就是馬來西亞金獅集團轉讓所持股份的前一天,汪海發布了重組東風輪胎的消息,同時,終止了與德國大陸公司的談判。

              “我絕不會讓外國人牽著走!”在與德國大陸公司談判無果的情況下,汪海義無反顧地甩下了德國大陸公司,選擇了已經“休克“的東風輪胎。他的舉動,在外界看來是一次冒險重組,輿論界一片嘩然。嗅覺靈敏的媒體紛紛涌向汪海,請他談談為什么在大家都十分注重外國資本時,偏要逆水行船,做出“丟西瓜撿芝麻”的決策。

              汪海以他慣有的招牌式微笑出現在鏡頭前,用堅定的語氣說:“企業經營沒有一次是不冒險的。但冒險要講究實際,講究策略,還要知己知彼。雙星能夠成功地搞多元化經營,它的基礎是什么?就是發展民族品牌,對外走向世界,對內抗衡外國品牌對中國市場的瓜分!雙星要與同屬國企的東風輪胎聯手,成為橡膠行業國企拯救國企的一個先例,不為別的,就是要把輪胎這個制造業發展好,做大、做強,做成世界知名的輪胎品牌。”

              汪海當然知道,企業家承擔著社會責任和行業振興的責任,但是他更知道自己不是救世主,如果一個毫無更生能力的企業,只能垮掉,那么東風金獅還有沒有造血的機能和可挖掘的潛力?汪海親自進行了實地考察。他從機關到生產車間全面摸底,以他銳利的目光發現了這家公司可以重新打磨發光的鉆石——配套齊備的生產線,以及在全國主要城市設立的13家銷售分公司和在各地所形成的50家輪胎銷售代理機構。了解到這些情況,汪海的雙眼一亮:雙星拿下東風輪胎,馬上進行再次輸血,這位倒下的巨獅不僅會迅速復活,還會加快提升雙星輪胎的生產實力與市場規模,更重要的是,不但了解了湖北省的燃眉之急,還將解決幾千名職工的就業問題,這將是一步三贏的好棋!

              但是,雙星的一些中層干部并不理解汪海的戰略目標,他們認為東風有國外大公司輸血都沒有活成,已經是無藥可醫,連外國企業都救不活的“老大難”,他們的職工已經沒有斗志,這位“四大天王”已經失去了昔日的輝煌,我們如果盲目進入無疑是一個無底洞。后果不堪設想,還有人說,我們剛剛接過華青輪胎,還沒有完全站穩腳跟,再接東風輪胎?一旦有個閃失,會連累雙星,你汪海的一世英名會毀于一旦!

              汪海開始一言不發,最后他召開了全體干部大會,說,我要為自己的名聲著想,也要為雙星著想,更要為國家和民族著想,如果我們不救東風,誰去救?救活東風表面看是救活一個國企,實際上是代表一個思想,一種理念,一個市場化理念和非市場化理念的戰斗,無論你是國企,外企,不走市場化,不按市場規律行事,一樣會敗下陣。所以,雙星下決心進入東風,就是盡快搶占中國的輪胎市場,為中國人爭口氣。通過雙星與東風的共同努力,使雙星輪胎這個中國人自己的民族品牌在市場上真正占有半壁江山。阻止發達國家隨意搶占、侵吞或瓜分我們的市場,這也是我們對國家負責,對民族負責,對國有輪胎行業的生存、發展和形象負責的一種做法。

              于是,做事一向以雷厲風行著稱的汪海,在金獅集團退出資金后,迅速重組東風,在橡膠行業第一次創造了“國企救國企”的先例,汪海以他的大將風度和管理大師的氣魄開始復活這只輪胎行業的“休克獅”。

              毛澤東題字與重振“東風”

              2005年3月17日,汪海一行來到了十堰市,一下火車,“雙星滾回去,汪海滾回去!”的標語赫然立在了眼前。這陣勢讓幾十人感到震驚。剛剛住進招待所,又有幾百名東風員工圍了上來。湖北省副省長專程到招待所看望汪海,也是怕他出現意外,非要接他到賓館住。汪海說,在越南戰場我都大難不死,還真不信會死在你這湖北省。我哪也不去了,就住這里了。湖北省的一位領導對他說:汪總,俞正聲書記來電話了,說如果不行就不干了,回青島吧。”汪海堅定地說:“只要你們省委、市委決定要干:支持我干,那我就不走了。那些鬧事的人,我明天就去會他們,告訴他們,汪海到這里干什么來了。”

              第二天早晨,當汪海帶著幾名業務骨干和幾十名記者來到會場時,正門外突然圍上來幾百名東風的職工,他們要求上崗,要求發工資,把禮堂的大門圍得水泄不通,還有人大喊著:“誰是汪海?我們要看一看重組東風的汪海到底長的什么樣!”正門無法進入,幾輛車子就從后門開進了禮堂。到會的記者和政府工作人員都沒有見過這陣勢,心里犯起了嘀咕:看樣子好像要出亂子。經歷過無數大風大浪的汪海鎮定自若,與當地的領導談笑風生地走進了會場。

              當時的氣氛異常緊張。禮堂外是圍得里三層外三層的幾千名東風職工,門里門外有400多名保安和400多名警察在維持秩序,但是還是有不冷靜者,在大聲地喊叫著。    

              人們為汪海捏著一把汗。

              汪海在極短的時間里做出分析和判定:給東風的職工講些什么才能讓他們理解這次重組?幾千人的企業,怎么才能搞好?在這種情緒非常容易沖動的情況下,一味地講雙星,講管理,講名牌,他們不一定聽得進去。汪海想,東風是20世紀60年代建的企業,講毛澤東的民族精神職工一定能接受。

              汪海坐在主席臺上,他聲若洪鐘地說道:“今天我們只是招了幾百人在檢修設備,只要一切準備好了,我們還會讓更多的職工上崗。”

              汪海的開場白雖然沒有迎來掌聲,但使在場的東風職工看到了復工的希望,嘈雜的會場場立時鴉雀無聲。他接著說:“在60年代,老一輩人來到了大三線,他們為的是民族利益,今天,雙星來了,為的還是民族利益。當年毛主席題寫了‘東風’這兩個字,表示東風吹千里,振興中國輪胎?,F在,這個廠能不能搞好,關系到共產黨在世界面前的威信。我們要發揚毛澤東時代艱苦奮斗的精神,發揚中國人在國際市場創名牌的精神,這兩個精神就是一個最偉大的精神:民族精神。”汪海的講話贏得了第一次掌聲。

              汪海的發言越來精彩,他說,“無論在戰爭年代,計劃經濟年代,市場經濟年代,民族精神是一致的,民族文化是一致的,民族利益是一致的,民族感情的凝聚力是永遠不會變的!”掌聲再次響起。

              汪海漸漸控制了會場的情緒,他按照自己的思路講下去:“雙星為什么要重組東風?主要基于以下幾方面考慮:第一,從名牌發展的規律來看,一個品牌成為真正的名牌后,必然呈現出跨地區、跨行業、跨國界、跨所有制發展的趨勢,像世界上一些著名品牌和大的跨國公司,都是在母體做大做強后,逐步向接近或相關的行業發展,最終形成‘以母體為依托、多元化經營發展、共同做大做強’的局面,這就是名牌發展的規律。今天,雙星托管東風,就是要完成共同做大做強的使命。第二,世界十大輪胎品牌中,已有九家在中國建有合資工廠,并且都在拼命擴大生產規模,市場競爭也已進入白熱化階段。雙星下決心進入東風,就是要加快民族品牌的發展步伐,聯合東風一道同國際品牌對抗,盡快搶占中國的輪胎市場,為中國輪胎工業的發展干點實事。第三,雙星從1998年開始進入輪胎業,3年間我們改造了一個管理差、質量低,并且在整個輪胎行業大家都看不起的一個小企業,而今雙星輪胎在全國國有企業排名前十位,這說明了什么?主要是發揮了名牌的作用。雙星輪胎在大跨越、大發展時進入東風,是東風借名牌之力重振雄風的最佳時機!”掌聲再次長時間響起來。

              汪海喝了口水,語重心長地說現在,很多人對國有企業的發展擔憂,東風所處的全面停產的局面,自然會讓一部分職工失去信心,我告訴大家,雙星也是一個國有企業,而且是知名的國有企業。雙星已經用二十幾年的成功證明,只要干部和職工一起努力,國有企業完全是可以搞好的。東風是國有企業,擁有很多民營企業沒有的優勢,只要發揮好這種優勢,把國有企業的劣勢去掉,國有企業的發展速度同樣可以超越民營企業。所有的破產企業都是垮在管理上,敗在市場上。我們端的是市場的碗,吃的是市場的飯,因此,我們的工作一定要務實,不能務虛。雙星不是救世主,真正的救世主是雙星東風員工自己。

                  掌聲長達一分鐘之久。

               汪海的講話已經把場下的聽眾情緒調動起來了,“今年春節前溫家寶總理到青島視察工作時,我向總理匯報說,我們過去是給人做鞋,現在是給汽車做鞋,一個企業是否能搞好,關鍵取決于企業的管理模式以及企業文化能否在這個企業生根。我們已經把華青輪胎搞好了,這是因為雙星文化注入到了華青,而且生效了,我們也一定會用雙星的文化把東風救活,搞好。今天我再說一句話,光有好的領導人還不行,還要有好的職工隊伍,你們就是一支非常好的隊伍!”

              掌聲與喝彩聲竟然使汪海的講話被打斷了49次。

              人們不僅從汪海的演講中看到了一位企業家的領導氣魄,也從他身上看到了新的希望,看到了美好未來的遠景。

              那一天,東風廠的大門外是心存疑惑的群眾,禮堂內是被鼓舞得熱血沸騰的職工,汪海面對第一批穿上雙星服的東風職工說:“現在誰也趕不走我。我既然來了,就不會走了!因為我相信東風人的能力、智慧和人格,你們一定會讓雙星東風威震華夏、叫響全球的。”職工的掌聲久久不落,這更加增加了汪海接管東風的信心。

              汪海重組東風輪胎的大手筆,為中國輪胎業的發展掀開了新的一頁歷史。“雙星東風”將在汪海的帶領下開始新一輪的馳騁和打拼。人們相信東風輪胎的歷史將會重新改寫,那一定是最動人的圖畫,最響亮的樂章。

                                  

              焦點透視:小吃大、快吃慢、國企吃國企

              企業領袖通過人格魅力往往會迅速的集結兵力,建立無堅不摧的創業團隊。企業領袖也同樣是極富凝聚力的活動組織者。這種活動可以是消滅對手,組建新公司,甚至建立一種新的體系。

              對于橡膠行業的眾多人士來說,雙星的成長故事有著太多的傳奇色彩。不僅用十幾年時間問鼎鞋業之星,新世紀伊始,再度與時俱進,又創造了一個新的名牌,這種發展氣勢不僅在國內傳統制造業屈指可數,就是放到國際大背景里也是佼佼者。

              制鞋與輪胎雖然同屬橡膠行業,但是通常情況下,人們把制鞋企業稱為小商品生產企業,而輪胎則屬于大型加工企業。雙星進入輪胎行業、創輪胎名牌、重組東風輪胎這一系列大手筆資產重組,被媒體稱為小吃大、快吃慢、國企吃國企的成功運作。每提及此,汪海也經常喜上眉稍,為雙星企業文化與管理模式的成功移置感到無比欣慰。

              2005年3月17日,我作為見證雙星重組東風輪胎的記者,參加了雙星東風輪胎的第一次“動員大會”。當汪海講到“無論在戰爭年代,計劃經濟年代,市場經濟年代,民族精神是一致的,民族文化是一致的,民族利益是一致的,民族感情的凝聚力是永遠不會變的”時,整個會場響起了熱烈而持久的掌聲,我也被他的這段話深深地打動了。

              民族精神是一個民族自尊心、自信心、自豪感的凝結,是一個民族生存發展的思想基礎,有了民族精神的支撐,懦弱者可以變堅強,消極者可以變積極,被動者可以變主動。在經濟建設時期,民族精神仍然是國家經濟發展的精神支柱。

              汪海作為成功的企業家,民族精神在他的經營管理過程中,演化為創立民族品牌的動力,發展為雙星名牌的凝聚力和向心力。更最重要的是,他將民族精神的感召力與個人的生存發展結合在了一起。

              在雙星集團,民族精神不是空的,不是與每個普通員工相脫離的,而是成為員工干好本職工作的原動力,與他們的生存狀況、家庭奔小康、個人價值的實現密切相關。

              如果我們用一個直觀的方法來表現這種民族精神的作用,應該是:愛國主義民族品牌→企業發展→職工利益。這樣一個精神鏈條所發揮的作用,促成了兩個方面的成功。第一,雙星名牌樹起來了;經過雙星進行文化與理念的輸血后,倒閉的企業復活了。第二,雙星職工在愛國主義精神的鼓舞下,他們生存的更好,發展的更好。雙星以民族精神作為企業的核心理念并取得巨大成功,為中國式管理提供了可借鑒的范例。

              如果說汪海是個專擅創新的企業家,那么他最成功的創新之一,就是把民族精神和愛國主義在企業經營中具體化了,并以民族精神為導向充分發揮、調動了個人的潛能。

              東風輪胎在與馬來西亞合資時,得到了2.8億元的資金支持,也輸入了先進的技術與管理方法,但是為什么企業做垮了呢?如果員工沒有強大的精神支撐,沒有統一的思想意識,只有資金、先進的技術是不能擎起企業發展這個大廈的。正如一位偉人所言人的因素決定一切。

              對于企業的發展,有相當多的管理者更注重資金、技術、高科技人才等更表象化的因素,往往忽視了企業精神、文化等內在因素的作用。精神雖然是看不見的東西,但是體現在人的活動中,產生的具體而直觀的作用直接影響企業的發展進程。

              東風輪胎在成功移置雙星企業文化和管理模式后,迅速站了起來,用一年多的時間扭虧,2007年上半年開始始贏利。2007年9月,雙星與東風輪胎清算組簽訂了《資產轉讓合同書》,以3.1461億元的價格受讓東風輪胎位于湖北省十堰市廠區的有關資產。雙星輪胎向規?;?、集約化發展,進而實現打造中國綜合性制造加工業特大集團目標。

              縱觀近年來中國企業的經營與管理,無論是兼并外國企業的失敗,還是在中國境內合資的失敗,都是管理模式移置的失敗。沒有統一的思想意識,也就失去了不同觀念相融合的基礎。法國哲學家伏爾泰曾經說過:“使人疲憊的不是遠方的高山,而是鞋子里的一粒沙子。”思想觀念的不統一,就是導致事業失敗并經常被人們忽視的“一粒沙子”。

              久久e热在这里只有精品99,日产在线一本到在线,日本一区二区狠干视频,欧美Aⅴ精品国产,亚洲,色,图综合日韩另类,日韩不卡视频一中文字暮,色就色欧美,亚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