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bdo id="jgdcg"></bdo>
    2. <tbody id="jgdcg"><div id="jgdcg"></div></tbody>

        <tbody id="jgdcg"></tbody>

        1. <menuitem id="jgdcg"></menuitem>

            <menuitem id="jgdcg"><dfn id="jgdcg"></dfn></menuitem>
            1.  十八世紀中葉,當工業革命之父瓦特點燃動力之火,一批躍躍欲試的思想家便成為經濟高速發展的助推者,歷史早已證明,一個懂得尊重思想的民族,才能鋪就發展之路,在歐洲,法國啟蒙運動導師伏爾泰、思想家盧梭,英國自由主義經濟理論創始人亞當·斯密,被稱為“千年風云人物”的德國的卡爾·馬克思,無一不用思想之光照亮整個世界。

              一百多個春秋轉瞬即逝,在世界東方的古老國度,有一位名叫汪海的中國共產黨人,在當今國際共產主義運動中某些人對人類社會發展的真理——馬克思的理論產生懷疑,認為過時,甚至認為是錯誤的時候,挺身而出,堅持真理。這位經歷了中國改革開放全過程的布爾什維克的思想者和國企改革的實踐者用實事求是思想武器開啟科學理性之門,在思想解放的晨鐘的轟鳴中引領一個國有企業雙星集團走上振興之路。他將其獨特的國企改革實踐與中國國情相結合,與西方發達國家的先進理念相結合,創立在市場經濟條件下布爾什維克的新觀點、新思想,又一次放射出了一個思想者的理論之光……

              布爾什維克的圓夢人

              汪海在實踐中常常思索這樣一個問題:從巴黎公社和《共產黨宣言》誕生到現在,一個世紀過去了,地球和人類社會都發生了很大變化,但布爾什維克實事求是地基本原理沒有變。實事求是就是從實際出發,反對僵化、教條,判斷對錯的唯一標準是看其能否推動社會生產力的發展,只要能代表先進的生產力,我們就努力實事求是地去發展,去創造,這就是符合二十一世紀多元化世界競爭的布爾什維克。

              一百多年前,國際共產主義運動創始人卡爾·馬克思在社會調查時發現,機器已成為資本家榨取工人剩余價值的工具,工人對機器無比仇視。這種仇視關系只能是阻礙社會生產力的發展。

              怎樣才能改變這種狀況?卡爾·馬克思在苦苦思索。創造工人和機器的和諧便成為這位世紀偉人的一個夢想。

              當二十一世紀的曙光照臨世界東方這個正在進行著深刻變革的古老的國度,國企改革的先行者汪海站在改革開放的最前沿,不斷思索著,探索著,實踐著在改革開放中的中國工業企業一個既嚴肅又不能回避的問題:工人當家作主的口號我們喊了幾十年,增強主人翁責任感我們也強調了幾十年,究竟有多少人能做到把工廠當作自己的家事對待?

              布爾什維克的思想者汪海清醒地認識到:要回答這個問題,就必須首先進行思想理論的創新,再進行體制機制的改革!

              汪海要自覺地承擔起一名中國企業家的歷史責任,就不能不面對現實發出自己冷峻的聲音:“過去,我們信奉的是平均主義的價值觀,我們共產黨人講奉獻而不講金錢,歷史發展了,時代前進了,價值觀也必然要發生新的變化,真正的布爾什維克要敢于正視這個現實,重新確立布爾什維克在市場上的價值觀,不這樣做,我們的理論與信仰同現實和實踐的距離就會越拉越遠。因而確立市場經濟條件下的價值觀,就成為擺在我們共產黨人面前的一個不容回避必須解答的問題。”

              早在1992年我們還不承認市場經濟的時候,在一次全國思想政治工作會議上,富有創新思維的汪海就勇敢站出來提出了驚世駭俗的新觀點:用好錢就是最好的思想政治工作!我們難道能對客觀現實視而不見嗎?

              這是一個中國企業家對中國命運的最深切的思索,這是一個敢于沖破思想禁區,信奉實事求是真理的當代布爾什維克的世紀追問??!

              國有經濟不是社會主義的專制,“公田不治”也不是社會主義公有經濟的獨特弊病。企業要有活力,有動力,有競爭力就必須進行文化理論創新,而文化理論創新也必然會帶來管理體制與機制的創新。

              破除舊思想,創立新觀念,雙星高揚改革之帆。

              已經到了讓馬克思的夢想變為現實的時候了!

              布爾什維克思想者汪海創立的新機制是:對市場實行“包、賣、參”,對工廠實行“包、租、賣”。面向市場,根據雙星集團的實際,在機械、輪胎企業中實行業務員承包經營市場,完成承包指標之上予以重獎;針對服裝、制鞋企業,對市場上的公司、專賣店全部進行買斷經營,而對專賣店中的員工實施參股,讓每一個員工都成為名符其實的股東,變給公司,給老板賣鞋為給自己賣鞋,這里沒有打工妹,人人都是股東,真正激活了市場。所謂對工廠進行“包、租、賣”,也是根據工廠實際,將車間各個環節承包給員工個人,把崗位變成每個人的“責任田”,促使員工“自己管理、自己算賬、自己減人、自己降耗”的“四自一包”,讓員工真正自己當家作主;對于那些員工買不起的大設備就實行租賃使用,激發員工的勞動熱情和創造激情。

              2005年,汪海又創造性地提出了讓雙星“人人爭當小老板”的管理新思想,首先在機械公司試點,將機器評估后賣給員工個人,不但沒讓國有資產流失,反而讓固定資產增值。設備賣斷后,員工成了名副其實的小老板,這種新的體制機制改革,穩定了員工隊伍,挖掘了員工潛能,生產效率和員工收益大大提高,由過去職工“仇視”機器,不注意保養機器,變成現在的把機器當成自己不說話的伙伴和戰友,自覺保養、主動維修。爭分奪秒多干活,掐著指頭算消耗,提質降耗爭第一,創效增收贏面子,實現了個人和集體的和諧發展。新變革實施一年來,集團生產效率平均提高30%以上,大大增強了雙星的市場競爭力……

              新機制帶來的新變化正像汪海所描述的那樣:“雙星天天都是五八年,雙星每天都熱火朝天。”變“要我干”為“我要干”。汪海的新理論創造出的這種變化不正是解決了一百多年來至今沒能解決的工人仇視機器的問題嗎?

              布爾什維克思想者汪海在雙星的改革實踐實現了前所未有的三贏:個人發財,體現價值;企業得利,鞏固發展;國家受益、社會穩定。

              汪海將馬克思當年的夢想變成現實,這難道不是當代布爾什維克思想者繼承發展馬克思主義和鄧小平理論的新突破嗎?

              客觀看現實的布爾什維克

              馬克思主義的世界觀和方法論就是客觀地看待一切事物,看問題堅持一分為二,要用發展和辯證的眼光看世界。

              農民工現象就是擺在當代布爾什維克面前的一個新命題。

              布爾什維克的思想者汪海認為,時代前進社會結構也必然會發生變化,新的等級矛盾客觀存在,我們就是要實事求是正視這一現實。

              社會的發展,工業水平的提高,農村剩余勞動力流向城市已成為規律。世界工業向中國轉移,勞動力需求量與日俱增,而中國最廉價的勞動力恰恰是來自廣大農村,中國要做世界加工業中心,就必須重視農村人力資源發生變化的現實。在農民工大軍不斷向城市開進的今天,一個現代化城市如果沒有了農民工就會癱瘓,這恐怕已是一個不爭的現實。歷史從來沒有不變的原則,面對一個已然形成的新的階層,世人應怎樣看待他們?這是一個關乎生產力發展生產關系變革的沉重的命題,這是一個面對新的社會矛盾如何解決的重要命題,當代布爾什維克必須作出回答。

              汪海的回答是:“雙星沒有農民工!”

              這難道只是一句響亮的口號嗎?不,這是在中國社會對待所謂進城務工農民依然存在歧視不公正現象,一個布爾什維克思想者向世人提出的心靈拷問。

              布爾什維克思想者汪海闡發的新觀點是:社會階層重新組合,新的矛盾已經產生,傳統的出身觀念和等級觀念都要隨之改變,在城鄉日益一體化的今天,在城市工業生產力來源愈來愈依賴農村的新情況下,任何對這一客觀存在視而不見,采取頭疼醫頭、腳疼醫腳的做法都不能從根本上解決現時代變革中產生的新矛盾。

              縱觀雙星發展的歷史,汪海的理論都是從實踐中總結出來的。雙星從八十年代初就因青島人員結構發生巨大變化,城市有門子、有關系的人員都紛紛離開工廠進入新的經濟領域,為解決城市招工難問題,汪海就到沂蒙山革命老區偷著招用近千人農民工,發展到今天農民工已成為雙星軍團的主力,集團海江公司2000名員工除2名來自農村的大學生全部來自農村;魯中、瀚海兩公司的5000人除4名青島城市人也全部來自農村!如何將農民工變成雙星人?這是客觀世界發生變化給汪海提出的新課題,在雙星,沒有農民工就沒有生產力,他們已成為工廠的產業工人。如果汪海不正視這一現實,不用新的理論解決這一矛盾,雙星能有今天的成功嗎?

              打破城鄉身份界限,打碎農民工身上的枷鎖,摘掉“農民工”名字的金箍咒,變農民工為產業工人。早在上個世紀九十年代,雙星就沒有“農民工”之說,他們同正式職工一樣提拔重用,政治上尊重,生活上關心。他們都用企業名稱,不問出身,不管來自哪里,只要進入雙星大家庭就都叫雙星人。

              走進雙星,你會發現,把員工當作企業最大的資本,這是雙星企業文化的核心理念。來自沂蒙山區的周士峰從山村來到城市走進工廠當上熱電廠廠長,又以出色成績被提拔為雙星青島輪胎總公司副總經理;來自農村的劉磊創出彩色硫化商標等30多項核心技術,被破格聘任為技術工程師;劉桂霞是沂蒙山人,憑借著對工作認真負責、對質量精益求精的精神,由普通質量檢查員成長為質量管理骨干,現在擔任中原鞋業公司副總經理……,在雙星,從農民工走上管理骨干的竟有幾千人之多!

              一個客觀的評價,在雙星產生了怎樣強勁的動力??!

              全員都創新,人人出成果。每個人都能夠成為創新天才,每個人都能夠激發出超乎自己想象的潛能:“一天一算,當天出成本”的資金管理,創造了制造加工業成本管理的奇跡;堅持“質量是干出來的不是檢查出來的”過程控制法,創造了“產品+人品=免驗品”的質量管理新模式;創出了一大批高科技含量、高技術性能產品,如雙星超輕量跑鞋、空調氣墊鞋、扁平無內胎子午胎等。繼雙星鞋伴隨“神六”遨游太空,雙星機械總公司又獲得了為“神州七號”飛船返回艙重要零部件鑄造及火箭箭體外觀清理設備的訂單,還成功制作世界重大造型項目“V法造型線”。僅2005年,雙星實現自主創新項目多達5500項,廣大員工提合理化建議6700條,創效2.9億元……

              這是布爾什維克思想者運用馬克思主義原理運作企業的又一成功杰作!

              農民工問題,這一當今中國客觀存在的社會矛盾,社會還未能解決,雙星率先解決了,這是布爾什維克思想者汪??陀^看現實做出的又一重要貢獻。雙星成功經驗表明,正像當代共產黨人汪海警示世人的那樣:對于客觀存在的社會問題和社會主要矛盾,面對這個現實,我們必須認識它,解決它,這才是真正的實事求是的布爾什維克。

              布爾什維克的“ABW論”

              進入新的世紀,30多年來奮戰在工業經濟領域的布爾什維克的思想者汪海不能不對中國時下的管理理念提出新的詰問:改革開放幾十年過去了,幾十年對于一個國家一個民族或許是短暫的,但對于一代人的成長卻是漫長的,時至今日,我們為什么還在沿用改革開放之初的西方的管理理論?諸如MBA,仿佛一切企業管理案例都是西方的好,唯西方理論是舉,唯國際大公司為例,以至于生搬國外管理程序在本土企業運用常常錯位,即使某些人套用了一些中國的案例,也還是水土不服。為什么非要叫MBA,難道不能換一個名字嗎?

              這種狀況不能再延續下去了,中國要有自己的管理哲學!

              那么,誰將承擔起這個歷史的責任?

              創造了雙星發展奇跡,獲得了中國第一代優秀企業家和“世界風云人物”稱號的國家級中青年管理專家汪??犊愒~:“我們總感覺我們比巨人矮,那是因為我們跪在巨人面前,如果站起來,我們也能成為巨人!”

              這是一個有志氣的中國企業家面向世人發出的吼聲!這是一個布爾什維克纖夫喊出的駛向勝利彼岸的船工號子!

              早在上個世紀八十年代,汪海就創造了中國企業自己的“九九管理法”,

              有關部門卻勒令他必須套用外國的管理原理,否則就不承認,汪海被激怒了,拍案而起,拂袖離去……

              汪??嗫嗨妓?,中國改革開放30多年已經過去了,為什么一切還都是外國的好?就連節日文化也是外國的好,熱衷于過洋節。外國人瞧不起我們,是因為我們盲目崇洋媚外,我們沒有自己的管理理論,中國是文化大國,應該有自己的管理文化!

              時代在呼喚,歷史在鞭策。布爾什維克思想者汪海以一個民族企業家的歷史責任,在雙星的實踐中總結創造出了根植現實,合璧中西,會通古今,實事求是,張揚個性,弘揚精神,貫穿創新,融市場哲學、管理哲學、社會哲學、人生哲學于一體的具有中國特色的企業發展理論體系——“ABW”論。

              一個偶然的機會,汪海被邀請前往湖南衛視MBA大講堂演講。當波音747呼嘯升空,發動機的轟鳴喚醒這位市場將軍悲壯的記憶,開啟了智慧之門的布爾什維克思想者汪海眼前一亮:“我為什么要講MBA?我要借這個機會講ABW。”

              何為“ABW”理論?西方經濟學理論管理觀念一般都用詞意作注解,而布爾什維克思想者汪海卻用形意詮釋自己的理論發明,繼承中國傳統象形文化,創造現代管理新理念……

              在英文中,A是Administration的縮寫,是管理、經營、行政部門的意思。但到市場將軍汪海這里意思就全變了,A是所有字母的開頭,形指老大、第一、塔尖的意思,寓意站得更高、看得更遠、比它更全面。汪海的目光是:中國的企業家和企業要敢為天下先,勇于爭一流,不但要當中國的第一,還要做國際老大,我們不僅要搶占先機,占領中國大市場,更要在世界市場爭第一,我們站著不比別人矮,躺著不比別人短,為什么在全球不能做老A?汪海進一步解釋說:做大作強自己的企業是企業家的本性與追求,誰都想象雙星那樣當本行業老大,這符合企業發展企業家成長的規律。中國是世界最大市場,首先要在中國市場成功,然后再到世界市場去爭霸。

              市場將軍汪海結合雙星的實踐,用雙星創造的諸多第一來詮釋A的含義:第一個實施橫向經濟聯合;第一個推行“東部發展、西部開發”的戰略;第一個在國際舞臺上通過記者招待會的形式展現中國企業家的風范;第一個在世界性博覽會上弘揚“東方鞋文化”;第一個實施企業由“二產”向“三產”的轉變;第一個提出“創名牌是市場經濟中最大的政治,創名牌是最好的愛國”,最早的創造出了雙星這個屬于中國人自己的名牌;第一個提出“市場是檢驗企業一切工作的標準”;第一個提出“我是雙星最好的形象代言人”;第一個提出“市場無止境,名牌無終身,管理無句號”……

              雙星爭創第一的實踐告訴世人:要搞好自己的企業,就必須無時無刻不走在時代前列,無時無刻不做百米沖刺的領跑者,只有這樣,才能在激烈的市場競爭中一枝獨秀,永不言??!

              B原本是business的縮寫,是商業、買賣、事情、營業、商行等意思,可汪海卻把“B”拆開詮釋,認為B是由兩部分組成,“B”拆開就是1和3,就是13億的大國、13億的大民族、13億的大市場。“1”像一個頂梁柱,代表企業要用頂天立地的精神、進取創新的個性去拼搏,“3”形似一個人俯身彎腰,寓意企業家要腳踏實地,認認真真地工作。

              這就是布爾什維克的思想者汪海對“ABW”理論的“B”的注解,他認為,一個沒有精神與信念的企業就是一個毫無希望的企業,今天不創新,明天就落后,明天不創新,后天就淘汰,市場法則永遠是快魚吃慢魚。汪海進一步強調:企業在現代商戰中好比一個戰斗團隊,團隊靠什么來凝聚?只能是靠思想、靠文化、靠精神,雙星之所以成功,就是由九大文化理念體系作支撐。企業家都要掌握我們共產黨人創造的政治經濟學,一手抓經濟,一手抓精神。競爭靠什么?狹路相逢勇者勝!勇者相逢智者勝!要有志氣,有必勝的勇氣和信念。

              布爾什維克思想者汪海用雙星的實踐對“B”進一步佐證:雙星之所以取得成功,就是創立了適應市場競爭的機制,擁有了共產黨人的精神與志氣,所有這一切,都源于雙星團隊頂天立地的個性與雙星富于進取的創新精神。

              M是master的縮寫,有碩士這層意思。但汪海認為學歷不代表智力,不代表知識,不代表能力。所以,他將M翻了個身變成了W,W形似雄鷹、大鵬展翅,寓意市場企業家要成為不屈不撓搏擊長空的雄鷹。

              汪海針對“W”論述說:一個企業垮在市場上,倒在管理上,死在決策上,敗在創新上,作為企業家的決策人決定著企業的命運。首先,要承認企業家的價值,要破除舊觀念,真正解決誰是企業主人問題,企業家是社會財富的創造者而不是政府官員的附庸者,企業家已成為一個階層,是支撐國家經濟的一批棟梁。企業家的人格魅力決定著企業的興衰,企業家的道德風范影響著企業的形象,企業家的精神面貌代表著企業的精神風貌。企業家是市場上的將軍。

              汪海進一步強調:就目前而言,中國有六種企業家:貸款企業家、關系企業家、評比企業家、產品企業家、機遇企業家、市場企業家。真正的企業家應該是市場企業家,是靠自己在市場上拼殺的企業家。市場企業家要根在市場上,魂在文化上,本在管理上,要具備過人的智慧和超凡的能力,要正確理解和處理好三性(人性、個性、黨性),真正做到對國家民族負責,對企業發展負責,對企業員工負責。中國經濟要強盛,管理要先進,就必須培育企業家隊伍,為他們創造好的生存環境……

              不斷創新,永爭第一,敢于競爭、善于競爭。布爾什維克思想者汪海創造了中國自己的管理哲學。

              國有兼并國有,雙星成功進行了小吃大(從給人做鞋到給車做“鞋”)、快吃慢(雙星托管東風輪胎)的資本運作;全國鞋業國企全軍覆沒,惟有雙星一枝獨秀;中國所有輪胎企業幾乎都與外企合資,依賴外資謀求發展,雙星仍然獨撐天下,依托自身縱橫市場,這難道不是ABW理論的成功嗎?

              ABW理論的出現,給當代布爾什維克們提出了一個新的要求:在新的歷史時期,我們必須讓思想與時代同行。

              什么是小平同志提出的具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布爾什維克思想者汪海作出了生動的回答。

              創造“三民觀”的布爾什維克

              汪海常常提醒大家,有一種現象必須引起當代布爾什維克的高度關注:在經濟一體化,世界一體化的今天,資本的逐利性使世界緊緊地聯系在一起,跨國公司的觸角伸到世界每一個角落,后發國家逐漸淪為發達國家廉價的原料供應地,產品生產地,廉價勞動力供給地,成為新的經濟殖民地。

              有這樣一個現實必須引起我們的警覺:我國進出口貿易額居世界前列,但我們的產品出口真正獲利卻很低,許多工廠沒有自己的牌子,依靠代工生產,賺取微薄的加工費,即使如此,強權國家在經濟形勢不好的時候,還隨時會揮舞反傾銷的大棒,利用他們制定的“游戲規則”對中國企業進行制裁。把市場風險強行轉嫁給中國企業……

              然而,有少數官員、理論家、經濟學家似乎對上述情況視而不見,提出中國做世界加工廠就行了,不要再提民族工業了,他們擔心:保持民族的東西,必然影響企業的國際化進程,只有接近和融入國際市場,才能迎合消費者的心理。

              具有強烈民族自尊心和歷史責任感的中國改革開放第一代企業家汪海無時無刻不在叩問自己:中國怎樣才能成為世界經濟大舞臺的主要力量?中華民族怎樣才能更有尊嚴的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

              毋容置疑,世界資本的流入加速了發展中國家的經濟發展,提供了大量的就業崗位,提高了人民生活水平。經濟上的改善往往使人們滿足于當下的“繁榮”。然而,繁榮的背后往往隱藏著危機,潛藏著精神缺失,尤其是民族精神淡化喪失的危機。說得通俗一些,生活水平提高了,但卻沒有精神支柱了,把精神的含義歪曲了,把精神看成空洞的口號了。當人們沉醉于經濟繁榮的表象中,有人卻憂心忡忡,慣常的反思維方式和危機意識,使這位布爾什維克思想者對當前的經濟運行進行了深深的反思。

              不知有多少個海風勁吹,海濤轟響的夜晚,具有深深憂患意識的汪海敏銳的目光穿透膠州灣畔的夜晚,思緒在幽深的歷史隧道中徘徊:一百多年前,中國民主革命的先驅孫中山先生以“民族、民權、民生”的三民主義為綱領,領導中國民族資產階級開始了反帝反封建的革命,在中華大地掀起了一波又一波締造民主國家的革命浪潮,推動了歷史的前進,推動了中國革命的進程。這之后,以偉人毛澤東為代表的中國共產黨人又振臂一呼,引領中國人民趕走日本帝國主義,推翻蔣家王朝,建立新中國,使中華民族走上復興之路。歷史昭示未來,在充滿硝煙的戰場上,孫中山、毛澤東能用民族精神喚起民眾,振興中華,在今天的國際商戰中,當代布爾什維克為什么不高舉民族精神大旗奪取商戰的勝利呢?

              “民族主義”和“世界主義”激烈碰撞,到了該覺醒的時候了!到了該用民族精神喚起民眾的時候了!

              布爾什維克思想者汪海在經歷了冷峻、深刻的思考之后,高揚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理論之劍,終于響亮地喊出:“在這個地球上,經濟一體化誰在‘化’?是發達的資本主義國家在‘化’,但是無論經濟如何一體化,民族利益,永遠是一個國家不可放棄的底線。在這個世界上,強權經濟、強權軍事支撐強權政治沒有改變。只要存在國家、民族、政府、軍隊,就不可能實現我們理想中的經濟一體化。我們共產黨人最大的創造是政治經濟學,沒有孤立的經濟,也沒有孤立的政治,當今世界利益之爭表明,什么矛盾都可以解決,惟有民族矛盾難以調和,唯經濟論和唯技術論注定是站不住腳的!”

              2006年4月23日,汪海站在海南博鰲亞洲論壇的講臺上,以一個中國企業家的睿智與膽識,道出了他對振興發展中國工業的最深切的思考,闡述了他的發展中國工業的“三民觀”全新主張:振興民族工業必須要振奮民族精神、創造民族品牌和培育民族企業家隊伍。

              布爾什維克思想者汪海的論點是:民族精神是民族進步靈魂,是一個民族自立于世界先進民族之林的必要條件。中華民族在自強不息、威武不屈、堅忍不拔、不畏強權等民族精神的支撐下,穿越了5000年的文明史,多次抵御外侮,經歷了艱難險阻,得以綿延生息,成就了地球上最古老的文明。那么,在市場經濟的新時代,又如何體現民族精神呢?戰場上拼殺年代,敵強我弱,我們共產黨人靠精神戰勝了敵人,六十年代,在原子彈的研制中,我們的專家用中國古老的算盤計算技術參數,而在現代商戰中,我們反而害怕發達國家經濟實力,是不是充滿硝煙的戰場上需要精神力量支撐,琳瑯滿目的商戰中就不需要精神激勵了呢?答案顯然是否定的,無論在什么時代,民族精神都是鼓舞人民奮斗的原動力,是一個國家、一個民族崛起的基石和保證!正像國歌唱的那樣,在當今國際商戰的炮火硝煙中,中華民族到了最危險的時候,讓我們萬眾一心,凝聚華夏民族的優秀精神,去奪取現代商戰的最后勝利!

              布爾什維克思想者汪海面對現實發出冷峻的聲音:在商戰,市場經濟一體化年代,誰經濟強盛誰就主導世界,而經濟實力強盛的標志就是民族品牌,因而創民族品牌已刻不容緩!民族品牌是民族經濟的生死牌,民族品牌體現民族精神,民族品牌代表民族形象,民族品牌維護民族利益,民族品牌體現民族尊嚴,民族品牌是國家實力的象征。今后我們拿什么做支撐?只能是具有自主創新精神和自有知識產權的民族品牌!民族品牌是全民族的,并不局限于國有企業的牌子,民營、臺資企業創造的牌子也是中國的民族品牌。既然創民族品牌是一項全國性、全民族的行為,是一項從上到下都必須高度重視和認真對待的行為,不管是哪個企業,哪個行業,創出的品牌首先是國家的、民族的,既然是國家的、民族的,就需要全社會的關心和支持。在企業創造出民族品牌的同時,政府要支持民族品牌,商家要推銷民族品牌,新聞界要宣傳民族品牌,消費者要熱愛民族品牌,專家學者要研究民族品牌。在韓國的大街上為什么幾乎很少看到外國汽車?為什么外國汽車制造商都用他們本國的輪胎給自己的汽車配套?外國人尚且能夠做到盡力維護本國本民族的品牌,難道我們會做不到?

              布爾什維克思想者汪海依據自身體會提出自己的新主張:民族精神、民族品牌要靠民族企業家去創造,國際商戰要靠民族企業家去拼搏,民族企業家是民族工業的掌舵人,是民族精神的體現者,因此,要實現“中國創造”就必須大力發展民族企業家隊伍。民族企業家是民族企業的締造者,是民族品牌的捍衛者。民族企業家要有以民族文化底蘊的獨創和管理理論,民族企業家首先要愛國,要有強烈的民族責任感,民族企業家必須在國際商戰中代表民族利益,堅持民族尊嚴,具有民族氣節,只有民族企業家能夠肩負起民族振興的歷史重任。但是我們的民族企業家還沒有完全被社會理解和認可,現在到了理解、支持民族企業家,需要民族企業家為振興中國民族工業,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貢獻力量的時候了……

              把創民族品牌作為企業最大的政治,作為市場經濟中民族精神民族尊嚴的標志,這是布爾什維克思想者汪海的創造。

              在美國紐約,鞋王汪海敢于當眾脫鞋與美國企業叫板,讓華人揚眉吐氣;在中國青島,雙星總裁敢于和耐克總裁平等對話,維護了中國人的尊嚴;德國大陸輪胎公司、韓國制鞋廠商也都佩服雙星的管理,認為雙星管理最好的。雙星用民族品牌換來民族尊嚴,這是民族企業家汪海在實踐中得出的切身體會。

              由計劃經濟向市場經濟轉型,在經濟發展過冷過熱多次起伏波動中,雙星始終保持高速、持續、穩定發展,最終以制鞋為基礎,發展成為一個擁有鞋業、輪胎、服裝、機械、熱電、包裝印刷、三產配套等23個產業的綜合性制造加工業大集團,創造了國有勞動密集型經濟制造加工業走市場之路的奇跡,創造了中國人自己的最早的民族品牌,成為中國由計劃經濟向市場經濟過渡時期企業持續發展典范的偉大實踐,難道還不能成為布爾什維克思想者發展中國工業“三民觀”理論的最有力的佐證嗎?

              以汪海為代表的雙星人敢于探索、堅持不懈創民族品牌的精神;解放思想實事求是勇于改革的精神;把握規律、科學總結布爾什維克的新理論、新觀點的精神;敢為天下先不斷開拓創新的精神;沖破舊體制無私無畏的精神;不懼強手敢于競爭的精神;腳踏實地率先垂范的精神;不怕苦難勇往直前的精神;充滿生機自信自強的精神;以廠為家艱苦奮斗的精神;弘揚正氣主持正義的精神;拼搏奉獻忘我工作的精神,是中國民族企業和民族企業家優秀精神最真實的寫照!

              經歷了中國改革的大起大落,經歷了中國改革開放的全過程,樹立了商戰中雙星人的民族精神,創造了雙星民族品牌,在雙星締造人汪海身上體現了民族企業家的創新基因,塑造了民族企業家一個冒險者、一個開拓者、一個成功者、一個幸存者的全新形象。雙星改革開放三十多年,是體現民族精神的三十多年,是創造民族品牌的三十多年,是民族企業家敢于創新發展的三十多年!

              繼承傳統優秀的,吸收借鑒先進的,創造現代和自己的,永遠走創新之路……

              祖國的榮譽高于一切,揚威世界,為華夏子孫爭光,為中華民族爭氣,這是一個布爾什維克思想者的神圣的追求!

              我們正在進行著前所未有的執著的尋找。

              我們正在從事前無古人的偉大實踐。

              畢竟,中國已經走在了民族復興的道路之上……

              版權所有:青島雙星名人實業股份有限公司 青島馳通網絡有限公司制作 電話:4008-178-999
              青島雙星名人實業股份有限公司 | 魯ICP備14007075號-3
              久久e热在这里只有精品99,日产在线一本到在线,日本一区二区狠干视频,欧美Aⅴ精品国产,亚洲,色,图综合日韩另类,日韩不卡视频一中文字暮,色就色欧美,亚洲